星哥三农事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星哥三农事网 » 课件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从收视、网播、口碑等维度仔细分析近三年IP剧的状况,整体来看IP剧的市场环境还是比较乐观的。而想要真正做好IP影视化,还是要回归内容,品质才是永恒的硬通货。

文 | 公子弭家的菀先生

来源 | 电视剧鹰眼

IP剧的鼎盛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从《花千骨》《琅琊榜》横空出世的2015年,到市场表现平平的2018年,IP剧的热度接连降了好几度。甚至有言论认为IP已经沦为“烫手山芋”,成了消耗影视公司资金、难以变现的不良资产。IP剧难道真的气数已尽?它的出路又在何方?

IP剧真的不行了?

先看几组数据。本文从收视、网播、口碑等维度仔细分析了近三年IP剧的状况,整体来看IP剧的市场环境还是比较乐观的。

1、收视率:累计收视点破3剧目中75%是IP剧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数据来源:鹰眼收视系统,CSM35城,省级卫视,黄金档+次黄档,2016年1月-2018年12月,收视率,4+

2016-2018,三年间共有119部剧CSM35城累计收视点破1,其中累计收视点破3的剧目有4部,破2的有16部,破1的有99部,IP剧在其中均占有一定的比重。最值得一提的是,4部累计收视点破3的剧目中,IP剧有3部,占比75%。除了《那年花开月正圆》之外,《人民的名义》《欢乐颂2》《我的前半生》都是根据小说改编而来的IP剧。

2、网播量:“百亿俱乐部”中IP剧占67%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数据来源:鹰眼网播系统,网播总量,2016年1月-2018年12月

根据鹰眼网播系统统计,三年间网播总量破百亿的剧目中,IP剧比重高达67%,可谓占据“百亿俱乐部”大半江山。去年的两部大爆款《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都突破了400亿大关,震动四海八荒。

3、口碑度:评分7以上IP剧逐年递增,涨幅高达110%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数据来源:豆瓣

作为影视作品口碑风向标,豆瓣评分颇具参考价值。三年来,评分7以上的IP剧数量逐年递增,从2016年的10部到2018年的21部,涨幅高达110%。

4、前赴后继,一大波IP剧在路上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从公布的一些信息来看,IP剧仍在前赴后继,未来还有一大批进行中的项目等待释放。另有超过百部已经售出影视版权,尚未进行备案公示的网络小说IP。

失灵的不是IP,是创作!

既然IP剧的市场热度仍存,那么它又为何屡被唱衰呢?

首先,与行业当下的大环境有关。2018年,整个影视行业正值供给侧改革和规范化转型,市场趋于理性,大批盲目资本的撤离导致一些项目停滞不前。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目前不少IP剧播出效果未达预期。

一些在网文界或漫画界地位斐然的大IP,影视化改编搬上荧屏后却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IP与剧集的热度严重不对等,令人唏嘘。

难道真的是IP失灵了?对此,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韩志杰在其演讲中曾作出解释:“IP本身也没有错,而是市场对IP的认知出了错。‘IP失灵’本质也不是IP的势能出现了衰减,而是偏离IP价值的创作失了灵。”

同时,他总结了业界对IP改编存在的误区:被数据所左右、过度迎合和讨好市场、将精力和预算压在流量明星而非内容创作。

IP本身的流量不等同于改编后剧集的影响力,二者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想要相互转化,关键是要靠创作,而创作失了灵,再大的IP也挽回不了剧集的颓势。

对于编剧来说,IP改编并非易事。目前市场上不少IP剧既不能达到原著粉的期盼,也不能俘获普通观众,可谓两头不讨好,说到底还是创作出了问题。

比如网文IP就存在人物片面、剧情薄弱的先天缺陷,需要编剧进行补写或结构重调,更有甚者还需要在改编中将其约束在正常的人生和社会逻辑之下,这对编剧的创作能力的要求很高。

然而,著名编剧余飞曾表示,以一线水平来要求,国内的好编剧不足30人,“你可以扳着指头数,数完之后我还可以再从中择出一部分浪得虚名者、借势上位者、砍完三板斧无后劲者、抄袭者等,剩下的肯定不足30人,而这30人,可能还会因为各种原因没发挥好,再加上制作环节可能给作品减分,最后每年能让人记住的影视作品连15部都达不到。”

优秀编剧人才供不应求,乃是掣肘IP影视化创作的关键因素。

回归内容

品质是永恒的硬通货

IP影视化应该如何做?

1、抓好源头,挑选合适的IP

好的IP是剧作成功的源头。如何选择IP?韩志杰分享了腾讯视频的标准:不看重小说数据,更看重它的故事是否足够好,是否具备大众性;不看重作者是否是大神,更看重作品本身的影视化可行性。

上海SMG影视中心主任王磊卿曾表示,很多IP虽大,却集中在一个特定的分众市场。这就意味着挑选IP时需找准定位,精确对应受众群体,先做到引爆特定受众群,才有被安利出圈成为大众爆款的可能。

此外,随着市场监管力度的加大,政策导向偏重现实主义题材,再加上爆款IP所剩无几,奇幻仙侠类IP已然不再是香饽饽,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反而受到重视。

《人民的名义》《欢乐颂》等都是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影视化改编的范本,未来不依赖大IP,而是着眼于现实主义题材,未尝不是IP剧的一大出路。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2、坚守主线,强化情节丰满人物

改编时不偏离原著主线,保持原汁原味,才能俘获原著粉丝。

这一观点也获得《天坑鹰猎》导演成志超的认同,他在采访中说道:“IP改编一定要保持故事的纯粹性,主线是不能改变的,在此基础上可以适当改编部分的情节或结构,在场景、画面、空间上融入一些设计,这样既可以保持原汁原味,也能带给原著读者一些新鲜感。”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而总结爆款剧,不难发现,它们在剧情上环环相扣、丰富紧凑,在人物设定上关系错综、张力十足。然而大多数IP却情节薄弱、人物片面,想要搬上荧屏俘获大众,就需要对强化其情节和人设,解决其先天不足和缺陷。

例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剧便高度还原了原著,微调了部分情节和人物设定,使得剧情更加紧凑,也更扣动观众心弦。

3、注重细节,匠心贯彻全方面

市场上玄幻仙侠类的IP剧很多,但能获得观众认可的很少,究其原因还是与粗糙的制作离不开关系,很多IP剧的特效看起来很廉价也很假,观众看到的是一个个抠图场景,而非仙气缥缈的玄幻世界。

去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今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在这方面就做的比较好,从服化道到场景设置,都为观众美轮美奂地呈现了唯美仙界。

这两部剧的成功意味着,IP剧在创作上要坚持以作品为核心,不注水不抠图,保障剧集的内容品质;在制作上要走向工业化,注重细节、贯彻匠心,在服化道、剧情人设、拍摄手法等方面精益求精,满足观众需求。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4、不唯流量,演员实力放首位

前几年,IP剧的主流创作法则为“大IP+流量明星”,然而随着观众对演员的演技和专业性的要求提高,越来越多请来流量明星坐镇的大IP剧扑街,预示着这一“万能油”公式已然行不通。

回望《人民的名义》《欢乐颂》《我的前半生》等“收视、口碑、流量”三高的IP剧,其演员从中生代到老戏骨,实力有目共睹。有了实力演员的倾情演绎,剧中角色才能跃然荧屏,剧情才能更流畅自然,剧作才能俘获更多的观众。

三年大数据说话:IP剧真的不行了吗?

结语

说到底,IP不是唱衰一部剧的理由,品质才是检验一部剧的标准。即使现在IP影视化遭到一些质疑,但相信只要回归理性、回归创作,IP剧在未来不是没有市场空间,毕竟好的内容能经得起大浪淘沙,永远会有人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