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哥三农事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星哥三农事网 » 竞技

猫眼奇幻故事丨太平间的无头尸体



本故事包含恐怖及血腥内容


1



城里出了命案。


死者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头被人生生砍掉,鲜血流了一地。但是除了这具无头的受害者尸体之外,现场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没留下。


对尸体的指纹对比没有匹配结果,尸体的衣物也没有任何明显特征,且最近并没有发生男童失踪的案件也没有任何家属来认领尸体,尸体发现地附近的住户经过排查均没有发现作案嫌疑,除了尸体的头不翼而飞之外尸体其他部分均无明显床创伤。


这样一件案子实在无从查起,侦破难度太大。由于保密工作比较到位,索性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警方也就把这件案子草草了结,尸体暂时存放市内医院的太平间里等待后续处理。


所谓的后续处理其实就是等这件案子过了调查期限,成为悬案无人再追究以后直接把尸体处理掉。


按照惯例来说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但是自从这具尸体被放在市医院的太平间之后,离奇的事情开始发生了。


尸体刚放进去没几天,看守太平间的老头就跟别人说总是能在在半夜听到太平间有柜子被打开和尸体被移动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个个小孩子一直在说“不对,不对”,那声音听着可清楚了,可只要他一走进太平间声音就会消失。


老头说的言之凿凿和真的一样,却没几个人相信他。人们都说老头一个人天天跟死人呆一块儿魔怔了,医院的监控24小时开着,真在太平间有什么动静不用他说,安保早就发现了。


但是没过几天,就在医院例行处理尸体的日子,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一次,可是所有人都看见了。


有几具尸体的头无缘无故的没了,都是齐生生被利器砍掉的。医院的资料显示这些尸体在入库之前都无明显外伤,检查发现颈部的伤口都是最近产生的。


有人想到了看太平间的的老头说的话,细细一想,头颅丢失的尸体数量和那具无头男童尸体入库的天数正好一样。


这件事情通报上去之后医院的领导都慌了神,这天天都有尸体丢脑袋,渗人不说了,怎么跟这些死者的家属交待。当下领导就决定把那具不明不白的无头男童尸体赶紧处理了,说不定怪事就能解决了。


领导发话,下面的人自然也不敢怠慢,赶紧在太平间找那具尸体,可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所有的柜子都开了一遍,其他登记在册的尸体全部完好无缺,只少了那具无头男童的尸体。


接二连三的怪事早让医院的人吓破了胆,尤其是看太平间的老头。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赶紧跟医院辞职不干了。老头一走,这太平间的看守就空了出来,谁都不愿意去干,怕再遇到什么说不清的事情。


不过自从那具尸体不翼而飞之后,市医院太平间再也没有发生过尸体丢头的事情了。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2

练胆‍



市医院的儿童病房里,几个半大的孩子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大聪明,你说的那么起劲,这些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一个比所有人都高半个头的小孩向人群中被称为“大聪明”的另一个孩子发问道。


“你懂什么啊,我家里有亲戚那会儿就在这医院里,当时所有人都看着了,一排死人的脑袋都没了,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大聪明扶了扶眼睛,“而且自从那个老头走了以后,医院的太平间就一直没人敢给看门,听说现在那块还有点不干净呢。郝大胆,你可千万别不信啊。”


“说了半天,你不也是听别人说的吗。而且那会儿既然好多人都看见了,为啥现在只有你知道啊,反正啊我是不信。”被叫做郝大胆的孩子明显没有被大聪明这这番话给吓住。


其他几个孩子在听了他俩的对话也开始分成两拨,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郝大胆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注意,“大家先别吵了。反正在病房里待着也挺无聊的,今天晚上跟我去太平间那边遛一遛,到底什么情况看过不就知道了吗。”


“你今天晚上要是敢去太平间,我包你一天的零食。”大聪明在旁边补充了一句,显然他并不相信郝大胆真的有这个胆量。


对于枯燥的儿童病房来说,零食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当即两个孩子就约定好了,愿赌服输,由在场的其他孩子们做见证。


很快,夜晚就来临了。


儿童病房的孩子们早早的装睡躲过了护士的例行查房,在郝大胆的带领下绕过医院的执勤人员悄悄的来到了太平间。


果然如大聪明所说,太平间并没有人在看守。长长的走廊一直通道门口,因为并没有人在这里,所以走廊里并没有开灯。


郝大胆虽然白天嘴上说的很硬气,但是真的要让他进太平间里去,还是挺害怕的。他本来想找几个跟他一样胆大的一起进去,一回头看到他们都挤在一起看着自己,无奈的摇摇头,为了面子硬着头皮一个人就走进了太平间的走廊。


3

失踪‍



郝大胆在众人的见证下走进了医院的太平间,十五分钟过去了也没有出来。


其他孩子们从一开始的兴奋逐渐变得害怕起来。


眼瞅着郝大胆进去的时间越来越长,逐渐的有孩子坐不住了。他们陆续跑回了病房,门口只留下了大聪明一个人。


大聪明这时候也怕的不行,毕竟郝大胆是在他的怂恿下才要进去的,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可逃不了干系。对于太平间发生的诡异传说,他也是道听途说来的,本来也没有当真,只是想说出来吓唬一下其他人,没想到碰到了一个啥也不怕的郝大胆。


出于对郝大胆安危的考虑,大聪明隔着走廊冲里面喊着他的名字。


空无一人的走廊将声音放大了好几倍,此起彼伏的回声在黑暗里显得分外诡异。


伴随着诡异的回声,更加诡异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起先那个声音很小,在巨大回声的掩盖下更加听不真切。大聪明听到那个声音以为是郝大胆出来了,随即停止了喊叫。


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分明是一个小孩一直在说着“对了,对了”,不时地还掺杂着几声阴森的笑。


大聪明被吓得不清,哪里管什么郝大胆,自己一个人连滚带爬的跑回了病房。


这一夜,所有的孩子都使得不安稳。


第二天天刚亮,孩子们看着郝大胆的床位仍然空无一人,一个个都慌了。在护士例行检查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了医院的大人。


很快,郝大胆就被闻讯进入太平间的保安们发现了。


准确的说,是他的头被发现了。


和他的头一起被发现的,还有那具早就丢了的无头男童的尸体。


郝大胆的头紧紧的贴在那具尸体的脖子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粘在了一起。头和身体的连接处,大小正好相同。




-   关注我有鱼吃   -

长按扫描二维码



(欢迎关注公众号猫和插画,获取奇异故事漫画版)